您的位置:中国服装批发网 -> 服饰文化 -> 正文

上世纪Itgirl YSL灵感缪斯头上风景

发布日期:2014-5-17   新闻投稿
字号:
关键字:

摩洛哥,是Yves Saint Lauren最后栖身之地。时间倒回至1977年,仿如摩洛哥穆斯林闺房中的女子穿着Saint Laurent的设计,戴着头巾,款款走上了T台。

Turban,最初是印度锡克教和穆斯林男性教徒的标志性头饰,在Saint Lauren的手中,它不再“少数民族化”。T台上的模特让这个带有宗教性的头饰演变成一种特殊的时尚,充满了时代意义。

一切多亏Loulou de la Falaise为大师带来的灵感——Loulou启发了Saint Laurent捕捉时代的嬉皮精神,将色彩与他钟爱的摩洛哥元素完美融合,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,慢慢改变了大众对女性的审美。Loulou本人就是一个传奇。她是巴黎社交圈的宠儿,她总是精心打扮,亮相于各种场合,却以平易近人的个性赢得身边所有人的好感。

把Loulou de la Falaise称为Yves Saint Lauren的灵感缪斯一点都不为过(Saint Lauren甚至认为“缪斯”是Loulou的一份职业)。Saint Lauren标志性的吸烟装就是从她身上获得的灵感,开创了在女装中加入男装元素的服装新面貌。

“她的存在就像一个梦。”这是Saint Laurent对Loulou的评价。他的母亲是Maxime de laFalaise,曾被著名的摄影师Cecil Beaton赞美为“唯一真正时髦”的英国女人。相比母亲,Loulou对时尚的敏感度和疯狂度更胜一畴。她喜欢佩戴繁复的配饰,昂贵的宝石被她颤巍巍缠绕在身上,走路时发出各种响声。此外,她还到处收集民族靴、披肩、头巾、俄罗斯芭蕾舞鞋,早在上世纪70年代,她就将混搭演绎到了极致。

当Loulou年仅21岁时,她浑身散发出的率真和野性已经震惊了Saint Lauren——1968年,这位英伦混血美人以一身织锦裤装配彩色珠宝的打扮出现在巴黎,身材修长,浑身散发着狂妄气质,让Saint Laurent当即“屏气凝神”。“她是一个古怪的朋友,而我就像从一所古板的寄宿学校里出来的15岁学生。” Saint Laurent如此回忆当时的情景。

在两人长达30年的合作中,Saint Laurent把她视作生命中特别重要的人,工作上的左膀右臂和毕生知己。“对我来说,‘缪斯’就是跟我一起喝喝茶、吃吃饼干、聊聊天,发现彼此都是聪明人,然后相约去参加鸡尾酒会。但我没看到过跟我一样努力工作的‘缪斯’。”Yves SaintLauren身边另一位不可忽略的女性知己BettyCatroux有着利落直发,气质雌雄莫辨。她曾这样描述Loulou:“她就像一首诗。我和她是完全相反的两个类型。在她眼里一切都是粉色的,而在我眼里却是黑色的。”她甚至表示,如果可以选择一个理想中的妹妹,自己会豪不犹豫地选择Loulou。

1969年,Yves Saint Lauren在伦敦的分店开业,他身穿狩猎装,让Betty Catroux和Loulou分别站在他的左右两边,当时两人的造型都是由都他设计,突出强调女性独立自主的精神。

Loulou算是那个时代的“it girl”。她出生在战后生活极其简朴的位于英国东南部的苏塞克斯,但母亲Maxime却用香水为她受洗,这似乎预示了Loulou与时尚为伍的一生。

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,有其母必有其女(Loulou从Maxime那里继承了Saint Lauren‘t缪斯’的角色)—— Loulou在时尚方面的天赋多少继承了母亲的基因。Maxime也是一位疯狂而令人心碎的爱尔兰美人,曾担任过意大利鬼才设计师Elsa Schiaparelli的模特。Loulou刚满3岁,Maxime便与丈夫Allan de la Falaise离婚,跟随Andy Warhol去了纽约。

尽管Maxime无法胜任母亲的角色,她却把自己的奇幻和诗意气质传给了女儿。Loulou在读书时就是一个反叛的少女,从苏塞克斯、瑞士到纽约,她一次又一次被开除,却渐渐追上了母亲的脚步。在纽约的日子里,Loulou在AndyWarhol的工厂工作。她的率真、野性得以尽情发挥。她的爱好就是把上流复古与吉卜赛风混搭到一起——其实,Loulou从不羞于展示自己独具魅力的穿搭方式——有着深亚麻色波波鬈发和慷慨大方微笑的她十分青睐折中主义,她喜欢穿颜色冲突的服装,在脖子上戴很多圈项链作为装饰。曾有杂志如此描述她的穿衣方式:她坚持自己独有的风格,并使其在任何场合都大放异彩;她很有女人味,却很少穿裙子,大部分时间都穿裤子——天鹅绒材质的,或者丝绸的,上身则会搭配色彩明艳的缎子上衣、雪纺短衫、简单的黑色毛衣甚至印花或者棉质夹克。

Loulou还喜欢尝试不同的图案和花样,例如穿着条纹裤子和Madras运动上衣,里面搭配经典款的白衬衫。她曾自豪地说,“我会坚持混搭,因为这样更能启发灵感 我认为时尚是经历着不同的发展阶段的,我等待着被超越的那一天。”

一向任性的Loulou曾在18岁时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,嫁给了艺术历史学家兼爱尔兰贵族Desmond Fitzgerald。母亲曾告诫过她,这会导致她大部分时间与仆人呆在家里。事实确实如此,她很快就离婚了。短暂的婚姻却造就了波西米亚的Loulou。她曾坦言:“21岁我就离婚了,但我想这是世界上最迷人的事。”

1977年,Loulou 迎来第二次婚姻, 新任丈夫是著名画家Balthus的儿子Thadee Klossowskide Rola。那一年,正是Saint Laurent推出服装搭配Turban的年份。Saint Laurent理所当然地亲手为Loulou设计了婚纱——一条白色的摩洛哥风格长裙,当然,白色的Turban必不可少。

随着Saint Laurent事业巅峰的来临,酗酒、大麻、派对也接踵而至。Loulou天生就是个派对女孩,她几乎完全适应Saint Laurent圈子里那种糜烂的生活方式。她流连于Saint Laurent在摩洛哥的别墅和时髦夜总会,教Saint Laurent如何用吞烟圈的方式获得抽大麻般的快感。

当年,一些员工极力反对Loulou的加入。“加入Saint Laurent的时候,我没有明确的工作。Saint Laurent非常含蓄,他没有告诉别人我要做什么。” 然而,当她那“明朗的气息”在工作室传开,很多同事都因此喜欢上了她。Loulou对时尚的洞察力很快就对这个品牌产生了巨大影响。

她曾透露,虽然绝对控制权在Saint Laurent手里,但她经常会和设计师交换想法,无论他对她作出什么样的评价,自己一点都不会有意见。对于Loulou的加入,Saint Laurent说:“Loulou真正的天赋不是她不可否认的职业特点,而是她的魅力、独特和感人气息。她有一种特别轻巧的触觉,还有对时尚完美的观点。”

到了1980年代,仍在为Saint Laurent工作的Loulou突然告别花天酒地的糜烂生活。跟Saint Laurent身边的其他人不同,疯狂的生活没有摧毁Loulou。在接下来的20年中, 她一直是工作室中最严守纪律的人,变得越来越精力旺盛,而Saint Laurent则渐渐显出疲态。虽然也开始成立自己的服装和珠宝品牌,但她依然坚守在挚友身边,帮他重新回到事业的顶点。

在很多Saint Laurent和Loulou的合照中,可以看到她铺开布料,欢快地讲着话,而他则埋头干活。Saint Laurent晚年虚弱多病, 时装系列受到她更多的影响,以致员工将其称为了“圣露露”。

2002年,Saint Laurent宣布退休。这对Loulou而言是种解放,使她有机会展示自己的品牌。她本能地采用了简明的外套、裤子和毛衣作为服装轮廓。然而,她的客户群受到了很大的限制——只有那些久经世故的顾客才能欣赏她的设计,她们和她一样,戴着从家族继承的、在跳蚤市场淘的、走遍世界各地购买的配饰。

Loulou的服装品牌持续运作了7年,因为经济萧条,她不得不关闭成衣店,但并未停止珠宝设计。她不是天生的生意人。她自我评价说:“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售货员。我总是告诉别人‘他不需要的是什么’。”虽然由Loul ou设计的衣服并未成功打入市场,但她充满风格的混搭却无心引领了时尚,特别是属于她个人特色的Turban——无论是Dries Van Noten2009春夏秀上让Turban搭黑白外套所展现的70 年代风情,还是模特以简约One Piece配上Turban亮相Christian Dior2012春夏时装秀,点睛的Turban毫无疑问是大热单品。

Loulou从来不支持保守的穿着,她直言:“我不喜欢黑色,痛苦时才需要穿黑色。”2008年,她终于穿上一身黑色,她是真的伤心了——视她为一生知己的Yves Saint Lauren去世了。她没有戴上最心爱的Turban出席葬礼,而以一顶黑色帽子代替。无论这股复古风潮现在如何猛烈地刮着,她都觉得“与我无关”了。3年后,Loulou也走了。或许,如今的她正与Yves SaintLauren坐在美丽的大篷车上,一起前往记忆中的摩洛哥蓝色花园。

品牌服装批发

更多相关资讯>>

News1